當前位置:首頁 > 科教 >

從探索“基本醫保”到追求“全民健康” 韓國版手機

作者:本站 發布時間:2019-01-04   探索 基本醫保 追求 全民健康 

制圖/展茂光

□記者張淑會王敬照

全民健康,事關全面小康。

改革開放40年,解決群眾看病問題,一直是我省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著力點。

從基本醫保到大病保險,讓“小病拖、大病扛”的現象基本消除;從以藥補醫到醫藥分開,讓公立醫院開始回歸公益;從“醫聯體”到“家庭醫生”,讓群眾看病就醫更加便捷……

不觸碰難點,不叫改革;不擊中痛點,難見效果。深化醫改,正在努力讓全省城鄉群眾走上“病有所醫”的健康之路。

擴量提質,建成覆蓋城鄉居民的醫療保障體系

近日,記者見到省醫療保險事業管理局副局長陳利群時,他正在研究分析今年上半年我省城鄉居民醫保的相關數據。

5873.7萬城鄉居民參加醫療保險,參保率達95%以上;1月至6月,2826萬人次門診或住院看病,享受醫療保障達185億余元……這些數據的取得,在一直與醫療衛生打交道的陳利群看來,頗為不易。

1989年,陳利群大學畢業后,被分配到承德縣一家鄉鎮衛生院工作。在與農村患者接觸的那段日子里,他切身體會到了農民看病的艱難。

“那時很多群眾有了病看不起,‘小病拖、大病扛\’現象非常普遍。”陳利群說,當時社會上流傳著“救護車一響,一年豬白養”“住一次院,一年白干”的順口溜。

改革,就是要從老百姓反映強烈的問題入手。2003年,我省在曲周、遷安、棗強開展了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試點。

“當時,農民一年只要交10元錢,看病費用就能按比例報銷。”時任承德縣衛生局局長的陳利群介紹,那時新農合工作由衛生部門負責,所以他對這項政策格外關注,“我們縣也積極爭取,2005年被確定為省里第三批試點縣。”

2007年,陳利群調至省衛生廳,從事新農合相關工作。“當時,建立完善新農合制度,連續三年被省委、省政府列入十項民心工程。”陳利群說,新農合政策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,每項政策的出臺,他們都要經過多次調研、研討。“我們每月、每季度、每年都要制作新農合數據報表,每個報表下來,數據量就達上萬個。有一次,省里臨時決定第二天要研討一項新農合新政策,為了提供準確參考,我們晚上挨個給各市打電話核實數據,一直忙到深夜。”

2008年,新農合制度在我省全面推行,4668萬農民參加新農合,參合率為86.29%。“有了醫保做保障,老百姓得了病不再‘等拖扛\’。”陳利群說,僅2008年一年,全省就有1700多萬人次得到合作醫療補償,補償資金達到了37億元。

醫療保障,不能漏掉一個人。2008年,我省又全面啟動城鎮居民醫保,填補了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、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實施后出現的“空白地帶”。

2016年11月,陳利群的工作有了新變化。他和從事新農合工作的同事一起被整合到省醫保局。

“隨著改革的深入,兩種醫保制度城鄉分割的弊端逐步顯現。為取消城鄉居民醫保差別,2016年,我省將新農合與城鎮居民醫保合并,建立了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醫保制度,農民與城鎮居民享受同樣的醫保待遇。”陳利群笑著說,他的調離也佐證著,我省覆蓋城鄉居民的醫療保障體系初步形成。

“蛋糕”大了,保障更強。陳利群介紹,參保城鄉居民可報銷藥品從1346種左右擴大到2623種,也增加了一批定點醫院和定點藥店。

此外,我省在推進城鄉居民醫保的過程中,還針對“一場大病,一家返貧”現象,全面實施了大病保險制度,不斷建立完善提高對重大疾病的醫療保障水平。目前,大病保險已全面普及。

從2016年起,我省每年投入財政資金20億元,對全省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行了“基本醫保+大病保險+醫療救助”三重醫療保障救助,有效解決了患大病群眾醫療費用過高、負擔過重的難題。

回歸公益,公立醫院全面取消藥品加成

7月26日10時許,館陶縣北郭莊村村民師妍來到縣醫院結算窗口前,給1歲多的孩子辦出院手續。10天前,她的孩子被開水燙傷,到皮膚科住院治療。

藥費816元、手術費500元……看著出院結賬明細清單,師妍告訴記者:“平均一天的藥費還不到100塊錢。”

“你們要問我變化是咋來的,這得益于取消藥品加成政策的實施。”館陶縣醫院院長王磊介紹說,2012年以前,館陶縣醫院和全省其他公立醫院一樣,一直采用“以藥補醫”政策。

“政府為彌補對公立醫院投入不足等問題,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,允許公立醫院在藥品進價基礎上加價銷售。”王磊說,“以藥補醫”政策在當時確實發揮了積極作用,但后來逐步演化成一種逐利機制,多開藥、開貴藥的“大處方”加重了群眾看病的負擔。

2010年底,王磊從館陶縣衛生局調到縣醫院任院長。“當時,醫院的藥占比達到55%。也就是說,老百姓住院,藥費占了一大半。”王磊回憶說,從那時起,他就想改變這種不正常的現象。

沒想到,機會很快就來了。2012年,館陶縣醫院被列為我省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醫院。“盡管我們之前在降低藥占比方面已經采取了一些措施,但當醫院真被確定為試點時,還是有相當一部分醫護人員有畏難情緒。”王磊說。

開弓沒有回頭箭。圍繞取消藥品加成這個核心,王磊在醫院開展了一場大討論——“如果靠藥品能看好病,要醫生干什么,要醫院干什么?”在此基礎上,他們每周至少召開一次治療效果分享會,由各科室提供實際病例,就用藥多少的治療效果進行對比分享。

2013年7月1日,館陶縣醫院取消所有藥品加成,正式拉開了醫院綜合改革的帷幕。

“取消藥品加成涉及各方利益的重新調整,事關醫療、醫保、醫藥‘三醫聯動\’改革,是最難啃的一塊硬骨頭。”王磊坦言,每次醫院召開醫改會議,都能聽到各種抱怨。而且,一些骨干醫生擔心收入受影響,辭職“另攀高枝”。

既要控費,更需發展。如何保證改革后醫護人員的待遇不下降,成了擺在醫院面前的一道難題。

“僅取消藥品加成,醫院一年就損失幾百萬。”王磊說,在確保老百姓基本醫療費用總體不增加的前提下,他們按照醫改方案,實施了補償機制改革、醫療服務價格改革、分配制度改革、支付制度改革等一系列配套改革,保護和提高醫護人員工作的積極性和主動性。

從2013年起,我省在總結館陶縣醫院等11個縣級醫院改革試點經驗的基礎上,逐步推行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。

老百姓滿意是衡量改革成效的唯一標準。王磊告訴記者,實行綜合改革以來,館陶縣醫院門診病人平均醫藥費用、住院病人人均費用增幅、藥占比等大幅下降,公立醫院公益性日趨明顯。

由縣級到市級、省級,以取消藥品加成為突破口的公立醫院綜合改革,在全省逐漸形成共識。

2017年8月26日零時,石家莊、承德、秦皇島、廊坊和保定5個設區市所有城市公立醫院,同時啟動藥品零差率銷售,全部取消藥品加成(中藥飲片除外)。至此,我省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實現全覆蓋。

“取消藥品加成后,我省公立醫院藥品價格平均降低12.7%,大型醫用設備檢查和檢驗類項目價格平均降低10%。”省醫改辦主任李殿軍介紹,2017年,城市公立醫院藥占比為38.72%,與2016年相比下降了5.4個百分點。

資源下沉,構建合理就醫新格局

站在衛生院門診大廳,看著進出的病人和忙碌的醫生,巨鹿縣張王疃鄉衛生院院長喬麗平感慨萬千:以前,鄉鎮衛生院破破爛爛,也沒有幾件像樣的醫療設備。別說病人來看病了,就是醫生也沒人愿意留下來,技術水平高一點的幾乎都另謀出路了。

喬麗平介紹,改革開放初期,由于醫療資金、資源涌向大城市和大醫院,城鄉醫療衛生資源配置不均衡、不合理的問題日益突出。很多像他們這樣的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漸漸失去了吸引力,而三甲醫院卻人滿為患,這也進一步加劇了老百姓看病難、看病貴問題。

沒有改革,就不可能有群眾家門口看病的便捷。

“2009年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啟動后,我們縣將更多的財力、物力投向基層,把更多的人才、技術引向基層。”巨鹿縣衛生計生局副局長張敬旗介紹,他們先后投入2300萬元用于鄉鎮衛生院建設,并為其配備了價值2800萬元的醫療設備。

硬件建設上去了,“軟件”不能“軟”。巨鹿縣通過開展雙萬名醫師支援農村衛生工程,制定城市醫生晉升職稱前到農村醫療衛生機構服務制度,組織城鄉醫療機構建立對口支援和協作關系等措施,全力提升基層服務能力。

縣級醫院是新一輪醫改的主戰場,也是推進分級診療、構建就醫新格局的重要一環。2016年,巨鹿縣在全省率先推行“基層首診、雙向轉診、急慢分治、上下聯動”分級診療模式,探索建設了縣域醫共體。

“縣域醫共體以縣醫院為核心,打破區域壁壘,聯合所有鄉鎮衛生院,實行設備、人才、管理、資源、政策共享。”張敬旗介紹,群眾不用來縣醫院,就能享受到專家服務,這也進一步激發了基層醫療機構的活力。

“從往外走到培養人才留下來,再到大醫院專家沉下來,我們衛生院的好醫生越來越多。”喬麗平指著門診大廳墻上的出診醫生安排表說,這里面既有他們自己的醫生,也有縣醫院的專家。

改革到底給鄉鎮衛生院帶來了哪些變化?喬麗平提供的一組數據很能說明問題:與兩年前相比,她所在的鄉衛生院床位使用率從不到10%提高到98%,業務量提高了112%。

“推進優質資源下沉,實行分級診療制度,是我省新一輪醫改的基本路徑。”省衛生計生委主任梁占凱介紹,我省在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啟動伊始,就將加強基層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建設列為五項改革重點工作之一,全面部署,強力推進。目前,全省每個縣(市)都建有一所二級甲等縣級醫院,每個鄉鎮都建有一所政府辦衛生院,每個村都建有一所標準化衛生室。

為讓群眾在家門口看上京津專家,我省還借力京津冀協同發展,積極推進與京津醫療合作。

梁占凱介紹,從2014年至今,我省已有300余家二級以上醫療機構與京津大醫院建立了聯系,合作項目達400余個;京津冀互認臨床檢驗項目達33項,醫療機構達296家。醫用耗材聯合采購實行分類分批采購,首批共選定了六大類醫用耗材涉及179家企業的32202條產品。

隨著一系列改革政策措施的出臺和實施,在家門口看病正成為越來越多群眾的新選擇。當前,我省90%的患者首診選擇在當地醫院,“小病不出鄉,大病不出縣”的就醫新格局基本實現。

广东11选5 西吉县 | 桑植县 | 延吉市 | 海林市 | 江口县 | 家居 | 南部县 | 翼城县 | 青田县 | 遂平县 | 平武县 | 仪陇县 | 璧山县 | 西和县 | 宁南县 | 青岛市 | 怀仁县 | 金堂县 | 浮梁县 | 宜兰市 | 邵武市 | 巴青县 | 鞍山市 | 廉江市 | 元谋县 | 惠东县 | 开远市 | 色达县 | 玛多县 | 昌图县 | 巴林右旗 | 绥德县 | 彩票 | 霍山县 | 连城县 | 清涧县 | 北安市 | 南充市 | 保定市 | 东乌珠穆沁旗 | 富阳市 | 日喀则市 | 教育 | 年辖:市辖区 | 吉林省 | 杨浦区 | 诏安县 | 棋牌 | 文安县 | 涞源县 | 镇远县 | 驻马店市 | 雅江县 | 文登市 | 岢岚县 | 吴堡县 | 巨鹿县 | 沂源县 | 伊宁市 | 绥化市 | 北票市 | 郎溪县 | 宜春市 | 临汾市 | 台东县 | 嘉峪关市 | 紫金县 | 新余市 | 黄平县 | 临邑县 | 塘沽区 | 抚州市 | 荔浦县 | 万年县 | 且末县 | 克什克腾旗 | 壤塘县 | 娱乐 | 巫山县 | 个旧市 | 六盘水市 | 枝江市 | 郴州市 | 威海市 | 鸡泽县 | 宜良县 | 通州市 | 安多县 | 本溪市 | 嘉鱼县 | 靖远县 | 沂源县 | 武胜县 | 同德县 | 札达县 | 嘉峪关市 | 毕节市 | 洛浦县 | 革吉县 | 神农架林区 | 内江市 | 乐陵市 | 安图县 | 旬阳县 | 潍坊市 | 轮台县 | 赤壁市 | 五家渠市 | 盐山县 | 儋州市 | 礼泉县 | 柯坪县 | 伊宁县 | 巨鹿县 | 平泉县 | 河北省 | 昌江 | 湖北省 | 海阳市 | 张北县 | 什邡市 | 安庆市 | 民和 | 庐江县 | 南投县 | 鄂伦春自治旗 | 石城县 | 东平县 | 温州市 | 阿拉善盟 | 兴海县 | 布拖县 | 梁山县 | 广丰县 | 江达县 | 渭源县 | 佳木斯市 | 炎陵县 | 永善县 | 昌黎县 | 石狮市 | 新泰市 | 安徽省 | 普兰店市 | 松桃 | 新龙县 | 新宁县 | 友谊县 | 望都县 | 达州市 | 乡宁县 | 玉林市 | 交城县 | 柘城县 | 宾川县 | 都安 | 石林 | 娱乐 | 邻水 | 崇仁县 | 怀化市 | 沙洋县 | 响水县 | 鄱阳县 | 南昌县 | 徐汇区 | 雷山县 | 浦江县 | 民勤县 | 卢氏县 | 共和县 | 通化市 | 广宁县 | 连南 | 织金县 | 杭锦后旗 | 蒙城县 | 平顶山市 | 崇义县 | 沾化县 | 通州市 | 淮北市 | 黔西 | 汝南县 | 五大连池市 | 绥滨县 | 察隅县 | 乐平市 | 宜良县 | 阜平县 | 吴江市 | 红安县 | 布拖县 | 子洲县 | 普兰县 | 丽江市 | 金塔县 | 永仁县 | 蕉岭县 | 闽侯县 | 龙游县 | 盐山县 | 永兴县 | 饶阳县 | 连州市 | 唐山市 | 汪清县 | 义马市 | 通渭县 | 手游 | 普洱 | 专栏 | 图木舒克市 | 尉氏县 | 常州市 | 蛟河市 | 镇赉县 | 栾城县 | 双桥区 | 高密市 | 阿拉善左旗 | 中牟县 | 新营市 | 茶陵县 | 科尔 | 本溪市 | 惠东县 | 霍城县 | 延边 | 女性 | 密云县 | 河间市 | 灵武市 | 江达县 | 姚安县 | 金昌市 | 峨边 | 远安县 | 乌拉特前旗 | 孙吴县 | 黄陵县 | 赣州市 | 加查县 | 舒兰市 | 洛阳市 | 镇远县 | 景宁 | 马公市 | 峨边 | 青海省 | 延安市 |